史记《中国赋》眷此华夏之疆,虽贫贱兮不能移,然恋此父母之邦

2016年10月01日   文章来源:氧分子网   

  噫吁戏,冕服华章,山河堂堂,天造此国,天造此方。

  名曰中华,威赫炎光。其命惟新,谁曰旧邦。

  史记《中国赋》眷此华夏之疆,虽贫贱兮不能移,然恋此父母之邦

  凿黄河长江兮滔滔,逝者如斯,三万里川东入海。

  铸昆仑珠峰兮巍巍,高山仰止,九千仞岳上摩苍。

  忽而横断西南,金沙咆哮多任性;忽而十里桂子,西湖晴雨皆相宜;

  忽而滔天白浪,魏武挥鞭临碣石;忽而纵马阴山,敕勒草低见牛羊。

  史记《中国赋》眷此华夏之疆,虽贫贱兮不能移,然恋此父母之邦

  我欲为君截断三峡,君亦为我直捣黄龙。

  我欲为君痛饮洞庭,君亦为我泛舟鄱阳。

  关关雎鸠,一卷诗经;青青园葵,一纸乐府;武陵渔人,一梦魏晋;春江花月,一部大唐。

  孔子曰:不亦乐乎;孟子曰:民贵君轻;墨子曰:兼爱非攻;老子曰:天道非常。

  屈原曰:上下求索;太白曰:银河九天;易安曰:绿肥红瘦;六经曰:变通则强。

  孙武曰:知己知彼;陈汤曰:虽远必诛;玄奘曰:誓得真经;郑和曰:南下西洋。

  蔡伦曰:渔网为纸;张衡曰:陇西有震;葛洪曰:火法炼丹;毕升曰:活版为王。

  

  文武之道,张弛疏导,江海百谷,有容乃大,周王听百工之谏,齐威容市人之论,郑子产不毁乡校,唐太宗能纳异议,赵匡胤立誓约碑禁杀,徐光启以科学家入阁,亦尝为开明之邦。

  惜哉洪武忌光则之谐音,康乾惮清风之识字,遂使道路以目,民智残伤。

  更多刘黎平文章:www.yangfenzi.com/tag/liuliping

  又上古洪水滔天,沧海横流,鲧死禹继,疏浚九州,不效挪亚区区,只营一叶方舟,但顾一户逃生,乃身为天下之范,躬自辗转沟域,三过家门不入,甘苦万民与共,自古皆重担当。

  嗟乎,夏商周秦之铸造,汉晋唐宋之经营,金元明清之汇集,忽逢三千年未有之变局,圆明园劫后赭垣,台湾岛至今悬隔,海兰泡半夜屠屯,南京城白骨蔽江。雄鸡固然壮美,岂忘当年沃桑。

  史记《中国赋》眷此华夏之疆,虽贫贱兮不能移,然恋此父母之邦

  天下沉溺,拯之以道,我以我血,荐彼轩辕。林则徐祸福不避,左宗棠抬梓新疆。

  鉴湖侠秋风秋雨,孙逸仙仍须努力。或曰:一寸山河一寸血;或曰:遍地英雄下夕阳。

  今逢神州尽舜尧,我乃神州一匹夫。读书只为稻粱谋,功名事业皆茫茫。

  我欲迁兮澳洲,居彼流沙千里独彷徨。

  我欲涉兮加国,居彼冰雪无垠自忧伤。

  陟升皇之赫戏兮,忽临睨夫旧乡。

  史记《中国赋》眷此华夏之疆,虽贫贱兮不能移,然恋此父母之邦

  虽愚狂兮不能用,然眷此华夏之疆。虽贫贱兮不能移,然恋此父母之邦。

  中国若无我,何以为中国;我若无中国,我何以为我;天生我材必有用,天生我国必为强。

  中国,中国,吾之国邦,爱尔春来江水绿如蓝,爱尔白日依山上层楼,爱尔登临泰山一览小,爱尔老夫聊发少年狂。

  

分享到

推荐

more >
<
权利声明-免责声明-联系我们
主办单位: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承办单位:科学普及出版社 版权所有:科学传播网 京ICP备1600595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