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随式阅读兴起,“听书”读者突破1.3亿

2015年09月09日   文章来源:澎湃新闻   邢春燕
 

2015年8月20日,上海书展上的喜马拉雅“耳机森林”。东方IC 资料

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和移动终端的普及,近年来听有声书成为一种新型阅读方式。据统计,目前国内有200多家听书网站,近200款各类有声听书类App,一些电子书阅读软件也纷纷添加“听书”功能,我国有声阅读用户规模目前已突破1.3亿。

“听”书的阅读方式能否进一步大规模普及?国内有声出版的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?国内最大网络音频平台喜马拉雅FM给出的预测是:“国内有声出版未来年产值可达3000亿元。”

有声出版在欧美已经成熟,国内仍处起步阶段

在刚刚落幕的上海书展,喜马拉雅FM获得了行业内唯一一张入场券,搭起了一座“耳机森林”声音图书馆。仅仅25平米的展区里有序摆放着近百部耳机,每个耳机都内置有喜马拉雅FM的有声书内容,读者戴上耳机即可试听自己喜欢的书籍。

喜马拉雅FM高级市场总监张永昶告诉澎湃新闻,“耳机森林”囊括了9个品类共200本有声书。书展不以销售为目的,主要是传播听的文化。因为在欧美市场,有声出版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产业,有声读物成为其出版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,而国内的发展空间仍然很大。

据了解,目前有声书是德国零售业最热的一个类别,在过去的十二个月,有近五百万顾客买过有声书,占德国总人口的7%。而美国,有8000万人利用上下班的开车时间欣赏有声读物,人均有17本有声书,平均每周听书时间达三四个小时,美国有声书市场年产值能达到700亿美元。2014年,英国有声书市场价值也增长了近25%。

我国从1994年开始真正意义上发行有声书,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,有声书在出版数量、质量与民众的普遍认同度上都较低。随着近年来智能手机的大范围普及,有声读物能填补并充分利用大量的碎片化时间,因而越来越受到欢迎。

2012年8月,陈小雨和余建军创立喜马拉雅FM。据官方数据,截至2015年8月,喜马拉雅FM已拥有1.8亿用户,6万位认证主播,1500万条声音,每月在线活跃人数4500万,成为国内最大的音频分享平台。三年时间,喜马拉雅FM完成两轮融资,预估市值超过30亿人民币。在喜马拉雅FM平台上,有声读物每天有800万次左右的播放,每天累计收听250万小时。

据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余建军介绍,有声书品类中,悬疑、情感、历史、人文、社科、传记等读物更受听众欢迎。今年书展,“童话大王”郑渊洁携手喜马拉雅FM现场签售内置其30年经典童话的故事机,吸引了不少粉丝聚集。

喜马拉雅FM透露,国内有声出版是一块尚未被发掘的大金矿,预计未来市场份额可达到3000亿。“有声阅读的市场是从零开始的,原来只有听音乐,或者在车里听广播,但是过去两年内这个市场涨了将近1000万的量,也就是已经达到看书人群的50%。”余建军告诉澎湃新闻,“往后看三到五年,一定会很快涨到三四千万。”

余建军说,音频最大的特点就是它可以“伴随”,可以在做一切事情的同时“伴听”,来获得你自己感兴趣的、有价值的信息。所以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发展,这个市场崛起的速度非常快。“‘听’的主要时间段有两个,一个是晚上七八点到睡前的十一、十二点,还有一个是上下班路上的时间。这段时间刚好是大家没法用眼睛的时间,大家在开车、挤地铁、做家务、带宝宝、跑步健身等,‘听’刚好填补了这段时间,这是最好的伴随媒体,把大家碎片化的时间利用了起来。”

有声书面临版权纠纷,得版权者得天下?

据易观智库近日发布的《中国移动电台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5》显示,移动电台排名前五位的是喜马拉雅、蜻蜓、考拉、多听和荔枝,其中喜马拉雅占有25.8%的市场份额。尽管涨势良好,然而各大电台互相厮杀,竞争惨烈。

分析人士指出,版权问题是FM类产品中普遍存在的一大问题。今年4月,蜻蜓FM和竞争对手考拉FM曾“掐架”,后者称前者非法传播其版权节目等。蜻蜓FM和内容提供商腾讯阅文集团也曾陷入侵权漩涡。

在此背景下,喜马拉雅FM近日引入阅文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,就文学作品有声改编、文学IP衍生发展等内容达成战略合作,获得阅文集团千万册网络原创小说版权资源的有声内容改编权。易观报告预测,喜马拉雅FM有声书版权的市场份额将占据70%。

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陈小雨指出,“TOP500的图书我们签了68%,拥有独家、排他的改编权。网络文学这一块,原来盛大文学占最大比例,对外披露是70%以上的份额,后来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合并成了阅文,阅文的整个市场份额没有对外披露,业内人士估计占了整个网络文学的90%。”

分析人士指出,对于阅文集团,与喜马拉雅的合作,有助于创造新的生态衍生价值,比如让创作者、平台方和内容消费者各自获得新的收益。对于喜马拉雅而言,则可以构建更为成熟的音频生态链。

除了有声书版权竞争,各大电台对主播的争夺也非常激烈。在这方面,喜马拉雅也是费尽心思。据悉,主播占了喜马拉雅分成比例中的一半。余建军透露,喜马拉雅给主播的培养机制是一套全方位的完整链条,不仅提供好的转码、上传、编辑工具,还提供推广资源、资金支持和节目商业化变现。好的主播节目,就是一次“微创业”。

此外,公司成立了专门的喜马拉雅大学。公司总裁助理、喜马拉雅大学校长徐莉容告诉澎湃新闻,大学员工会通过在线交流和教学,帮助传统主播朝新媒体转型,学习新媒体制作方式和思维。对于没有经验的草根主播,培训他们节目策划、音质训练、粉丝互动的知识。目前已有学员6000多人。

有声出版准入门槛有“3F”

尽管未来市场空间被看好,但目前国内有声出版仍然处于摸索阶段,统一的行业规范和标准尚未建立。那么,有声出版行业到底有哪些准入门槛?

喜马拉雅FM高级市场总监张永昶提出,根据其长期的运营经验来看,国内有声出版行业准入标准可归纳为“3F”,即Free(免费模式)+FM(有声基因)+Fans(粉丝经济),满足“3F”是进入有声出版行业的先决条件。

第一个“F”是Free,就是指基于互联网思维的免费模式。张永昶表示,传统出版依靠每本书售卖利润获益,但在当下,有声阅读还处于市场教育阶段,况且国内大部分网络用户长期习惯了免费在线娱乐,因此免费一定是率先切入市场必然采取的方式。当然,Free模式可能只是市场起步阶段的一个现实选择。跟音乐市场一样,当下一步整个市场真正成熟后,付费模式也会逐步被采用,这个需要一定的时间间隔,但不会太久。

第二个“F”即FM,则是有声基因的体现。“这就牵涉到大家对于有声书是否真正理解。”张永昶说,“有声书并不是简单地将文字读出来,然后录制下来就行了,而是融合了背景音效、角色设定等因素所构成的全新的艺术形式。”

据了解,优秀的主播需要感情充沛、演绎到位、声音特质与书相契合、能分辨不同角色,这样才能胜任录制新晋热门小说有声书的工作。酷听网创始人张伟则介绍:“为了保证作品的高质量,有时候一本书我们会邀请10多位播音演员来合作完成。”在国外,一些有声书制作商已经开始试验专为制作有声作品而写的原创作品。

最有一个“F”是Fans,即基于有声书主播的粉丝经济,因为盈利模式是有声出版不得不考虑的因素。在喜马拉雅FM副总裁杨申勾画的产业链条里,出版社、作家、播主、粉丝、品牌将通过喜马拉雅平台联结在一起。喜马拉雅FM将打造由出版社电台和作家电台组成的出版社电台集群,通过粉丝效应迅速树立出版社品牌,实现经济效益的转化,通过网友打赏等方式实现变现。

分享到

推荐

more >
<
权利声明-免责声明-联系我们
主办单位: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承办单位:科学普及出版社 版权所有:科学传播网 京ICP备1600595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7号